问财经资讯-股票-外汇-配资最新消息

金融圈第一岗
股票配资新动态!

【炒股之后没心思工作了】开Uber、演电影、去远方流浪,这个成都摄影师把自己活成了一场试验

炒股之后没心思工作了

有个住在成都的年轻人,毕业后从未上过班,曾经骑着一辆老摩托,背着一台老相机,孤独地在高原游离,与当地人一起生活,一起劳作,只为找到他心中的乌托邦。后来他开UBER,拍下乘客的状态,再后来,他开着车去全国流浪,拍下许多让人见之落泪的照片。他的每个选择都遵从内心,把自己活成了一场试验。他叫雒粒舟。

他说:“我们都太具社会性,而动物性稀薄。”是啊,人群中的生活给了我们太多烙印,或许我们早已忘了自己本来的样子,忘记作为人我们本该有的秉性和能力。他说:“人生还有第三种可能。”当我们在生活中面对两难的选择时,不要过分纠结,不要忘了还有第三种、第四种可能性!

雒粒舟

1984年生人,独立摄影师、艺术家。2013-2014年,完成个人第一部摄影集《自生塔》,被美国国家地理评为单周最佳摄影作品;2016年联合主演王超电影《父子情》;自导自演的短片《杀青之后》入选戛纳电影节、印度万佛电影节、美国加州棕榈泉电影节。

回到自己路上,守住自己的阵地,做自己最愿意做的事就是最大的自由、最真的信仰、最好的道理。如果说这句总结是在讲道理,那么我的愿望就是:总有一天,你会在我的照片面前落泪,哪怕我一个字、一个道理也不讲。

雒粒舟

2007年的夏天,全国有495万普通高校毕业生走出校园,学平面设计的雒粒舟是其中之一,他是主动失业的,因为之前就发誓以后绝不上班。“那时我们5个人住在合租房里,有一次我们掏空口袋,合起来没有一块钱。”5个大男孩要么想创业要么想创作,他们有各自的鸿鹄之志。而雒粒舟在内心撕扯,一面是父亲让他去考村官,一面是对于摄影的执念。

拍自生塔期间的雒粒舟

全国流浪的雒粒舟

歌德说,只要我们走在正确的道路上,冥冥之中就会有一只手在帮你。于是,那只手出现了。在过了几年没钱再去赚,但是绝不上班的日子之后的2013年,雒粒舟的大学摄影老师李继详,在一个茶馆里给他绘声绘色地讲了一个艺术家如何坚守自我的故事。

“当时我两眼放光,我找到了自己之后要走的方向”。是的,他也要做那样的人。当时表哥送了他一台二手摩托车,当年5月,他骑着摩托,背上相机,身上揣了600块便往高原奔去。

在甘孜有一个矿工,名叫南木克,他年轻的时候听师父讲,墨尔多神山上有一处天然的自生塔群,但几百年前那里的百姓怕土司头人知道后,会经常来朝拜,恐将因此承受苛捐杂税,因而一直守口如瓶,决不外传。为了师傅这句话,南木克在采矿之余寻找了30年。在一场森林大火之后,作为救火队成员,他发现了师父所言的地方。终其一生,他修建了从山下到自生塔的路、围绕自生塔转经的路以及从自生塔通往墨尔多山顶的路。他还在自生塔旁边修建庙宇和信徒的临时住处。当他老了,便住在这里,最后安葬在旁。

自生塔系列1号

这不仅仅是一个故事,直到雒粒舟发现它、记录它,见到矿工的徒弟,见到伴他终老的人,才知道一切为真。

提示:如果您觉得本文不错,请点击分享给您的好友!谢谢
分享:

相关推荐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