问财经资讯-股票-外汇-配资最新消息

金融圈第一岗
股票配资新动态!

【怎么玩股票】身陷云南白药,新华都艰难保壳,福建前首富“豪赌”后进退维谷

怎么玩股票


作者|王洪臣

来源|野马财经


“我几乎变卖或抵押了自己名下所有的资产”,收购云南白药股份时,陈发树曾如此说。敢于花十亿聘请“打工皇帝”唐骏,耗十年拿下云南白药(000538.SZ),陈发树的骨子里有一股“豪赌”的狠劲儿。


只是如今,和云南白药拥有着同样实控人的数万新华都(002264.SZ)股民,对陈发树的抉择早已心生寒意。


随着证监会的批文下达,云南白药吸收合并云南白药控股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白药控股”)的整体上市计划已进入最后的倒计时。


两天后的5月16日,云南白药将开始停牌,直至现金选择权申报期结束并履行相关信息披露义务后复牌。


对陈发树来说,十年布局终于要迎来“结果”,意义重大。但是,此时的云南白药已今非昔比,他不得不面对营收增长疲软、净利增幅放缓的事实。而另一方面,他的“起家之地”新华都已然在保壳的道路上挣扎数年。


进退维谷,或许是陈发树“豪赌”云南白药最不愿看到的情景。


那些年,陈发树追过的云南白药


云南白药创立于1902年,创始人为“滇南名医”曲焕章。如今这味百年名药已家喻户晓、位列五大国家级保密处方之一,但其早期的发展经历颇具传奇色彩。


云南白药最早名为“万应百宝丹”,是曲焕章22岁时研制而成的独门特效治伤药。1916年,曲焕章将其改名为“曲焕章白药”,之后随着其神奇的疗效而声名鹊起。特别是在抗战时期,白药国内年销量达到40万瓶,造就了一时“神话”。但令人惋惜的是,曲焕章后来为保护秘方遭人陷害,含恨而终。


1956年,曲焕章遗孀缪兰英将白药秘方献给新中国,由昆明制药厂生产,并由此更名为“云南白药”。但在1993年改制上市前,云南白药的发展都较为缓慢。此后,王明辉出任云南白药总经理,在他的带领下公司重新崛起,市值一度冲破千亿大关,成为传统中药股龙头。


2007年,王明辉进入长江商学院二期CEO班进修。在这个班上,他认识了一位只有小学四年级学历的福建富豪,便是陈发树。彼时陈发树凭借紫金矿业上市身价暴涨,已然百亿。


结识王明辉,是陈发树与云南白药十年恩怨的开始。此后他对这家百年老字号产生了浓厚兴趣,开始等待出手的时机。


2009年下半年,云南红塔因“回归烟草主业”,挂牌出让6581万股云南白药。见此机会,志在必得的陈发树直接给出了22亿元的报价,并将这笔巨款一次性打入了云南红塔的账户。


当时过于兴奋的陈发树没有想到,这次对云南白药发起的“追求”,会将他拖入长达数年的纠纷之中。


根据陈发树与云南红塔的协议,这笔股权转让必须经过国有资产监督管理机构的批准。但是,这一纸批复,让陈发树等了足足两年多,最终等来的是中国烟草总公司对这笔股份转让的否决。


2011年11月,失望的陈发树向云南省高院提起诉讼,要求红塔集团履行2年前的股权转让协议并赔偿损失。但一审陈发树败诉,不服气的他在一个多月后就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上诉;2014年7月,最高人民法院做出终审判决,红塔集团向陈发树返还22亿本金及利息,但驳回了陈发树追讨股权的请求。


五年时间,陈发树不仅没有拿到一点股份,还付出了3400多万巨额诉讼费,一度被人称为“陈秋菊”。


提示:如果您觉得本文不错,请点击分享给您的好友!谢谢
分享:

相关推荐

评论